水草聚集地

匿名提问:

太太以后还会写英米吗qwq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写呀,我前几天才写了一篇XDD以后也会写的,只要有想法的话

匿名提问:

太太你好,发现太太感觉就像发现了宝藏呜呜呜。请问您平时会花多少时间在创作上呢?感觉您能如此高质高产真滴超级了不起的!❤

水草聚集地 回答:

谢谢喜欢!><

如果说是创作的话,每天1~2小时是常态,周末或者假期可能更多一点,已经养成了习惯XD

5/14提问箱更新

  • 為什麼我那麼喜歡您呢?!(x

我也不知道【?!】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也那么喜欢你吧!【嗯??


  • 太太好,请问太太平时是如何保证几乎每天都有更新的呢?补剧也很效率,没记错的话太太是已经工作了对吗(纯粹好奇XDDD

嗯……其实我觉得按照我的作息来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我每天六点五十分起床,七点半出门上班,一周不开车的时候坐公交,到公司大概一小时的车程所以足够看一集;午休的时候可以看一集,下班路上同理可以看一集,到家差不多六点半,七点半前吃好饭收拾好东西,八点一刻之前洗好澡洗完自己的衣服,开始写文,写到十一点左右,然后躺下看文看书,十二点睡觉……大概这样!(

其实这么看的话我好像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休息时间,不过因为多年来早就是习惯成自然所以也没什么了_(:з」∠)_但规律生活真的有助于身心健康!题外话如果有加班或者临时活动我也就没办法了【

  • 芽太有想过吃乐队成员cp吗?

暂时没想过,因为我不太吃RPS……似乎是个flag不过我对RPS有着相当的鸿沟 不过看到也不会有特别的想法就是了233

一些关于写作的回答

不谈天赋,不谈技法,请勿推荐。


回答一下之前提问箱的提问:

对于你而言,写作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会想要写文呢?


其实我真的不大擅长说些经验,因为于我自身而言,本就没经验可依循,写作是个一时兴起的东西,我写同人,也写原创,什么都写,不限BG BL和百合,人或非人,生或者死,假如它们能进入我的视野,披上我的美学的外衣,在我眼中就是好的。

我曾经羞耻于承认自己写作的历史,觉得写了这么久,也不过是这些水平,只能暴露自己的无能罢了。但之后我意识到,这没有什么好羞耻的,事实本就如此,自欺欺人没有任何意义。我第一篇称得上是像样文章的东西大概是在12岁的时候,十几年前,不过那个故事至今看来也是很有趣的。而我当然也已经记不起那种创作的冲动,断断续续懵懵懂懂写了好一阵,约莫三四年后有了自己的读者,是班上的同学。其实我现在也挺感谢她的,想来虽然那时候我们什么都不懂,也分不清好坏,但她倒是一直夸赞支持,让我有了动力。

没想到这么一写就好多年了。

当然,作文和文学创作也根本是两回事,印象深刻的是小时候参加补习班,作文班,描写玉兰花。老师带我们去走了一圈,回来后他在黑板上写开头,中间,结尾,脉络清晰,要我们按照他的框架写作文。我可能从小就比较叛逆,别出心裁,偏偏没按照他的大纲写,理所当然的被拎出来做反面教材,他说你怎么可以这么写呢,这么写不合格。他写玉兰花,开头写颜色,写景色,我偏反着来,我写走进学校的时候,只看见一丛紫色的云,我问那是什么,这么漂亮——他说你不能这么写。

下课的时候他找来我妈谈话。我妈说,能把她的作文给我看看吗?老师递过去了。她看了看那个被他夸成标准模板的好作文,又看了看我的,说,我觉得我女儿写得更好,不好意思,这个班我们不上了,说着就把我带走了。

这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事。如今想来,虽然我妈在各种方面都有点问题,但她在培养我的审美上给了我绝对的自由。尽管她对我并不怎么亲密,不像绝大部分的母亲,我和她之间虽说是亲生母女,也谈不上关系糟糕,但终究有一道跨不过的坎。她不懂亲密,不懂关怀,不懂安慰,很难想象,我直到进大学为止的十八年,我没有和她拥抱过,我们谈话的时候更像两个熟悉的人坐在一起谈判,没有和她分享过任何内心的秘密,因为诸多经历,我也从不会将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展现给她。她曾经觉得这样不错,很独立,不骚扰她,直到我毕业后开始工作,她有一天忽然和我说,人家小姑娘都和妈妈很亲的,会发嗲,你怎么从来不会啊?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在奥威尔那本《我为什么要写作》里,我懂了更多童年与创作的联系。后来读了左琴科的《日出之前》,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我知道很多细节兴许你会忘记一时,但它总会以各种形式浮上水面,一个孩子的童年必定会影响笔下的世界。我的家庭称得上比较幸福,可那只是表象,没有人知道内部到底发生过什么,酝酿出了什么,后来我在里尔克的散文里读到,

“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 

作家天生就应该有三种敌意,对所处的时代、母语和自己。”"这是一个作家和世界的基本关系,一个严肃的作家,必须对自己的写作保持高度的警惕和反省精神。写作,就是一门孤独的手艺。”

最后一句几乎是敲响了一口钟。

我不谈论天赋,不谈论技法,因为有太多专业人士写得更好更权威,说得再多,也不过是班门弄斧,丢人至极,与其听一知半解的解答,不如去多读几本有用的书。不过很多时候,其实也不必如此,创作是件随心的事,除非拥有明确目的,那你得去钻研,去琢磨,去探讨,你想写一个受人欢迎的故事,那么你就得去研究大家的喜好,主流的朝向;如果你想写一个技法高超的故事,你就得去练习,去琢磨,去努力;如果你想满足自己,那就得弄清自己想要什么。

我在这三者之间来回走了许多弯路,也同样看到更多的人在走弯路。有时候觉得自己走过的弯路别人不必要再走,有时候又觉得旁人说什么都没有用,不如自己碰碰墙。我很早就弄清了自己喜好的文风和努力的方向,也知道什么才是我所喜欢的那一款,我在审美的自由领域里捕捉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说摇滚乐,我第一次听pink floyd的时候我想,世界上还会有这种音乐的存在,可谓直击心灵。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Hey!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现在想来很多东西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萌生的。就我个人而言,在文风的锻炼上,我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如何精炼概括,如今一直想要的目标仍旧是‘不说废话’。曾经一度为了锻炼精简,以至于我为了走剧情,而写得过于简练,就像砍树砍枝条,砍得光秃秃的。但这个也没有其他人能懂,只有自己才明白。我曾经一段时间内沉迷于剧情的铺陈、架构和人物塑造,而忽略了感情,随后又过了那么一两年,才慢慢将这一点弥补回来。权衡情感和文字是一件很难的事,一切都该恰到好处,恰到好处意味着什么?存在的东西皆有意义,缺一不可。比如说节奏,比如说描写,比如说细节。

最后翻出一段约莫10年前的段落,和如今的做收尾。也不怕羞耻,只是对比自己的进步,多少会觉得很有意思XD

十年前:

听着窗外敲击着的雨声,总有一种朦胧的错觉感,仿佛自己已经坠进了海洋,沉沉浮浮,一叶扁舟的无力感。想要挣脱什么,但却不知道一旦失去了这根纤细的绳索,自己又该往哪里去。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努力地眨眨眼睛迫使自己再次清醒,光线钻进了眼睑,有点痛。

但是外面并没有阳光,灰色的天空一如既往。无止尽的灰色。就如同冻结的水银之下被掩盖的油彩,锈迹斑斑,只剩下色块的堆积而已,根本无法看透背后是什么。云层累压在一起,厚厚的,崎岖的峰顶宛若青虬的背脊,拱起来,落下去,此起彼伏的。一瞬间扬起的风吹起了窗帘,轻柔的好似羽毛,蒙住视线,苍白取代了黑色,银色的光斑洒落下来,珠子似的。

抬手揉揉太阳穴,但是这样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该累的还是累,浑身就好似被抽空了,灵魂浮在表面,注视着自己,没有要回归的意思。他迷蒙地瞪着天花板,乳白色的墙壁缀着丝丝点点的影子,一时间仿佛置身于六月的午后。



如今:

记忆中的天都褪色成一副黑白灰的模样,哪怕并没有过去很久,有些东西的轮廓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黄泉在黑暗中瞪着眼睛,外头传来风声,旋回般的在廊道中撞击,生生摩擦出步伐的声响。他想兴许是自己的错觉,如此深夜,除了风声并不会有人造访,但他终究还是爬了起来,推开门朝外走。眼中一片灰暗,难得的无星无月,只有走廊里晃着几盏灯,光晕朦胧,他转过头去,灯笼摇晃着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随后他听见那个步伐声停在自己身后,他说,你来了。

存档留念

八音:

回答一下某个提问箱里的提问:

其实我很喜欢偏差的美学,认识我久了的人都知道,情感上的冲突,失去,残缺,遗憾,失落,错过,甚至于毁灭,对我来说都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当然我也非常喜欢圆满甜蜜,温柔好似童话的故事,只是这更像憧憬和希望……总想看看美好之上的瘢痕,一点不属于人类或是说人性的光点,就像嵌在柔软树脂里的冷硬钢钉一样,那冰冷的不带神采的光,甚至有些冷漠无情,却以极端的冲突结合在一起,安静之中有着无数轰鸣。

4/9提问箱回答

这个问题引人深思……严格来说并没有我最满意的句子存在,选一下自己比较喜欢的段落好了(?

我注定会带来不幸,我注定会带来毁灭,我自身燃烧,其他的一切都会燃烧,而火焰便是苍白的死亡的弟兄,它能带来幸福吗?不,不能。我会死,我会死于万物之前,我是一个悲凉的开端,我会坠落,我会埋葬,我会沉沉地堕入那幽冥的深渊,没有光,没有影,没有呼吸与微笑,只有沉重的脚步日益响彻,铁镣铮铮作响;我是一颗燃烧的流星,我会撞向大地,在那之前,我自己便会烧碎了……

我一直在做这样的梦,亚历山德拉。一个无声狂欢的梦,一个濒临死亡的梦,一个深紫色的梦。我不断地死去,苏醒,我面对着成千上万的死亡……那真是太可怕了,亚历山德拉,无数的绝望都攀附着你,叫嚣着,诅咒着,我每天都无法入眠,那便是整个世界的罪恶与仇恨——


“怎么了?瑞克?”他向他凑近,“假如你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为何不痛快些呢?痛快地抽出你的剑,从这里——”他的手指轻轻划过自己的脖颈,指甲平平地擦过动脉,“从这里砍下去如何?”

那儿是鲜活的,鼓动着灼烫的血液,是生命,是林·文德苏尔的性命——瑞克猛地抽了口气,他感到那只扼着他的手愈加用力了,他的拇指仿佛要卡进他的嘴唇,这让瑞克下意识地咬了下去,林的手指果不其然地被咬破了,血腥味钻了进来,但他无动于衷。他细细地望着他,眼底满是笑意。

“你是不愿意,还是不敢?”林紧盯着他,他的目光如锁链般将他缠紧,“还是觉得,你所谓的正义能够战胜我呢?瑞克……这真的太天真了,你这样的天真如何能够在这个帝国生存下去?凭借你那空谈的理想和愿望吗?我的朋友?”

你觉得你能够获得胜利吗?不,不能,你永远不可能战胜我,你永远不可能——永远不可能战胜一个从墓地诞生的人。我是死亡,是痛苦,是这一切绝望的本源,不牺牲就不能成为英雄,人类永远遵循着强食弱肉,所以我便是强者,我注定得君临这帝国,我已经见过太多的血腥与灾难,见过太多的残酷与悲伤,这世上根本没有上帝,我们的信条只不过是自欺欺人,你以为你行善事便会得到回报——并没有,瑞克,这世间从没有真正的温柔与宽恕……

“看吧,看我的眼睛,你从里头看到了什么?”

林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眼罩,仿佛在摸索下方那只瞎了的眼球一般,瑞克还记得,先前希芙的那一箭准确无误地贯穿了他的左眼,而这让此时的林·文德苏尔看起来犹如从死界折回的魔鬼。他的嘴唇因为激动而微微翕动,整个身体摇摇欲坠,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钉住了一般,他的手指凉得像冰块,但那炽热的眼睛却又仿佛要将身子烧尽。林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愈加明晰,最后甚至充斥着疯狂的韵味,我是从地狱爬出来的——瑞克,你永远无法想象这个世间究竟还会有多少残忍,因为你是瑞克·欧尼斯特啊……

他的语调蓦地又变得亲昵,温柔得好似在念诵一首浪漫的情诗。我亲爱的朋友,你又怎能知道天堂与地狱的分隔,每一句谎言背后躺着一具未寒的尸骨,我们每个人都永生背负着苟生者的罪孽,这罪融在我们的血里,它会永远纠缠着,渴求着,索取着,直到这一切迎来死亡,直到这一切都全部毁灭为止!

他松开了手,瑞克猛地踉跄了一下,他的胳膊打翻了酒杯,晶莹的液体缓慢地朝下滴落。青年的影子仿若沐浴烈火的凤凰,在苍白的墙壁上摇曳着。遵从杀戮,解救自我吧,瑞克,我们一个个都在朝下坠落,朝下坠落,我的道路就在这一切被撕裂的尸体之上,而你的正义——

林优雅地勾起嘴角,他张开双手,声音放低。

 

“而你的正义,终将会成为我的踏脚石。”


选了being pro里的片段,我觉得有应该还比较好get!【感觉暴露了什么】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擅长写细腻温柔的东西,这怪我的审美喜好……我只能回答【在我最习惯的审美偏好/风格里】我比较喜欢的:3

布袋戏因为有壁垒我暂时还选不出(土下座


圈名的话,林芽是从ling芽来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是林而不是凌】至于ling芽来源于我高一的时候朋友帮我注册账号顺手打的……((

八音是来源于战车的一首歌Spieluhr,地址:Spieluhr,因为我很喜欢战车!(?)八音这个名字来得晚,本来只是作为lof的名字不作为ID用,但叫的人多了就自然而然成了圈名(???


哇谢谢///其实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阅读+练笔吧,多写比什么都重要,阅读是培养审美和情操,练笔是掌握感觉,感觉这个东西实在太过于虚无缥缈,但凡事都是熟能生巧,要写出一句精炼的话,并不是一步登天,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句子,可能凝聚着作者数年数十年的功底,我觉得坚持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在抵达某处顶峰之前,是要走过九千九百九十九步台阶的:3

不过也难免会走弯路,但走点弯路也没什么,权当是经验XD

至于深度,我想其实也是成熟的一种体现,天才不在讨论范畴内,大部分人对一件事的理解都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愈加深入,这一点,我觉得急不来吧(?

祝你在写作上越来越顺利!


啊先hug一下,这种事也太糟心了……虽然我也遇到过,只是更加光明正大地被抄了而已【等等

其实方式也无非就两种,私信谈>根据态度决定是不是要挂or当做不存在默默拉黑。

如果不想挂人或者理论,但又真的很不舒服的话,我想可以适当去私信聊一聊,假如对方态度不怎样,我觉得采取一点强硬方式也无所谓,捍卫自己的作品也是很重要的,但借鉴的界限非常模糊,这一点是有风险的,我并非鼓励说要装蒜,而是凡事要多想一下【?】毕竟越处理越是容易会影响自己;如果单纯觉得不舒服而且苦无确凿证据,不想惹麻烦的话,我觉得就,拉黑吧……

毕竟借鉴是游走于边缘的事,处理不当反而会让自己更加难过,这时候尽情地树洞或者发泄也没关系!关键还是看自己能不能咽下这口气,玷污了自己的心血的话,还是勇敢说出来比较好,作者不该受委屈_(:з」∠)_


金光的话一直有想去看,不过因为最近在写霹雳的稿所以可能还要推一段时间……我心动很久了因为很好奇剧情(?)但碍于我补剧强迫症一定要把霹雳计划上的补完所以迟迟没有下手【捶地】搜了一下万雪夜,和文青的长相很有点相似诶……论颜确实是my type!!

不过我所有的看金光的盆友都告诉我,我一定会喜欢雁王,所以我对雁王大名如雷贯耳非常蠢蠢欲动【等下

我现在终于补完了天启~九轮燎原,接下来打算从皇龙纪开始慢慢看,可能中途就会去补点金光233

提问箱

转到这个ask专用博客收藏一下!

八音:


明明是周日却还要上班,丢个提问箱来玩玩:这里

_(:з」∠)_为什么人要工作呢我也好想瘫在家里呀

————————————

今日提问的回答之后就更新在这条里!


这个问题问的真好,我觉得我可以写一万字来表达我内心的喜爱之情(

好吧认真地来说,其实殢无伤本来也不算是我喜欢的那款角色,我是指如果他真的是“疏情”款的话……但我偏偏非常喜欢那种深情的角色,说殢无伤这个人,原本觉得“剑者传说“这个BGM透着一种荡气回肠的侠客感,还觉得和他这个文青形象不太符合,现在想想并不是这样,他确实很侠客,他这份感觉和封建的慈光简直格格不入,最初就剥夺了亲缘(家族里只剩他一人),一个理所当然应该‘疏情’的人却比谁都执迷于情,这一点实在太迷人了。

之前写过点关于他的想法,当然也有我个人的滤镜解读,在这里搬运一下,我认为矛盾之处在于,这么一个注定孤独的人偏偏活了下来,不过换句话说,正因为自小一无所有,所以无拘无束,也因此渴求束缚——人可能就是这么矛盾,他生来其实是慈光最自由的人,尽管一直被囚禁,但这只是实体的囚笼,他的心比慈光的任何人都要来得自由。这或许也注定了他的悲剧,心自由的人往往容易落入浪漫主义的悲剧里。

即鹿是翩然的一只白蝶,这个形容真的很美,同样透着晶莹易碎的味道,白蝶是脆弱的,难以捕捉,像是黑暗中的一缕光魂,那是很明亮很细腻的东西,在那么荒凉的地方呆了这么久,他所能比拟出的东西却这么精致漂亮,那份浪漫主义的美好从一开始就存在。所以一点都不惊讶他之后离开囚笼之后,看到师尹在墓前落下的一滴泪,那块石头本来毫无意义,正因为沾了你真实的眼泪才会让人起了心思,这真的太浪漫了……颇有种试图采下花瓣,仿佛就能留住花的美丽一般的感觉。但水中月镜中花,本就是真实却又不可得的东西,也难怪他会甘愿用雪中谜自囚内心,囚住的不仅仅是一份美好和真实,更是一种感情的渴求。所以一直觉得,殢无伤虽然情深浪漫,他却是一个对自身血缘,或是说亲缘关系极为淡薄的人,淡薄却让他对情感本身看得更透彻了。

个人喜好来说,我真的非常喜欢重情的人,只是瞬间的真实都能让他念念不忘,可见他心里拥有着多少真情,难怪老撞上桃花了(……)说他后悔,说他如果早一些看清自己,也许殢师的结局会不一样,其实并不会吧,重点在于他无法看清,他虽然看得清人,但身在局中本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看透的是师尹,没看透的是自己。他对师尹就像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忍不住要去看他,就像口干舌燥的人明知水里有毒却还要喝一样……这是无法讲道理的。假如理智稳坐不动,紧握缰绳,不让情感挣脱,将自己带入荒芜的深渊。激情会像异教徒那样狂怒的倾泻,欲望会耽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但是判断在每次争执中任然有决定权,在每一决策中掌握着生死攸关的一票。狂风,地震和水灾虽然都会降临,但仍将听从那依然细微的声音的指引。

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这份独有的浪漫主义令人着迷,或者说,虽然这份浪漫看似不真实,但其实反而太过于真实,因为爱(且不论究竟是那种类型的感情)很多时候就是没有道理的……o<<<

再来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一点:他真好看。



啊是的,我已经脱坑差不多半年多了,我之前应该在lof提过几次我不会再写凹凸,原因是因为我觉得我能写的、我想表达的已经写尽了,多写也不过是重复自己的观念,比起换汤不换药地消费我心里喜爱的角色,我觉得点到即止吧XD也许之后有新观念的时候会写一篇,说不好,想法和灵感都是随着时间而来的~



这真是个考验人的难题……目前最心头好的是殢师/绮意>其他,比较有好感的CP我都写了,比如圣魔双子,双秀,燕冷,剑冰之类,还没来得及写or写完的比如说香情和罗黄罗、枫樱;醉明要单独提一下,与其说吃CP,不如说是吃一个感觉……他们太过于复杂需要品的点太多了(



会去~要去坐摊XD欢迎到时候来玩呀!

——————


这个问题提的好认真!我想了想,其实和你的情况比较相反,我非常同意刀人先刀己,不过对于我来说,与其说精神疲惫,我反而会拥有一种精神亢奋感(?)不知道怎么描述会不会比较好理解,就好似一场漫长的马拉松终于要越过终点线,我铺垫、设计、安排、架构,都是为了那瞬间汹涌而出的情绪——所以写到这种场合我反而会很激动,而且一般这种情况下我都特别的浑然忘我,记得自己写哀歌的林·威弗列德退场时,我三个小时没起身(不要学我)然后敲下最后一行字的时候彻底感受到了脱力和饥饿(

而对此我的方法是,起来走一走,吃点甜食!(?!)然后一般隔天也不会想写文……放松几天就好了~



很同意同人有壁……而且实话承认在写霹雳之前我一篇古风都没写过,勉强沾边的可能只有刀剑乱舞的时候写过三日鹤,但篇幅也就三四千字,几乎算是零经验吧,所以我没有什么特别能拿出手的经验之谈,倒不如说能被大家接受我实在是非常惊喜!不过正因为知道自己对此有壁垒,所以每次写霹雳的相关之前都会稍微去读一点古诗词或者古文,并不是为了要记住或者抖书袋,而是想要把握住一个感觉,等到感觉抓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开始动笔了(?

所以我最初两篇霹雳同人就文风不定hhhh不过写多了就能慢慢平衡住自己想要的那个点,建议是多尝试,不一定要更新发布,哪怕自己写着练手也可以XD


我,我很想残忍地告诉你没有,因为我今年还没写过英米啊并没有本可以出,那是愚人节活动不要太在意!!(


这也是个好问题,我冥思苦想……想了想概括成两个字,可能就是“挚友”吧(……

比起彻底盖章,我就喜欢那种拥有无限脑补空间的感觉,虽然好像就像被吊在树上一样

 

匿名提问:

那请问您觉得分手后再做朋友是可能实现的吗_(:з」∠)_

水草聚集地 回答:

要看具体情况吧……90%不大可能,因为分手90%都是不欢而散,这种前提下就不要勉强彼此了,和平分手的话是可能的(看着身边的人如是说道

匿名提问:

太太是单身吗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是啊,之前分手了半年,现在还是单身状态_(:з」∠)_

匿名提问:

想向林芽老师请教一下出本的事,老师看起来很熟练了出的本子都特别好看!不知道老师能不能分享一下出本的习惯?印产啊排版啊之类的,如果打扰到了非常抱歉!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好的><我比较熟悉的是文本的流程,图本不是很熟悉:3


文本的话首先要确定好字数,一般小料都是30P左右,对应2W字上下(看具体排版),可以以此推算字数和对应P数

然后是去确定封面设计和排版,封设的话尺寸规格什么的问印厂就可以,记得留出出血线,然后深色的封面用特种纸会比较消耗【尤其是黑色】因为上墨会有难度,特种纸成本本就比较高,这个需要考虑一下,做勒口的话也会成本增加,切记任何图提交印刷都是CMYK模式,排版也基本差不多……我觉得没什么特别需要说的,如果是新手排版建议拿自己手边的书看看每一行大约的字数,自己体验一下~

当然在排版之前要把校对工作先做好!切记!毕竟之后再改也是给排版带来麻烦,或者说任何约稿之前都请三思而后行,不要忽然临时改变自己的想法,会让人很生气的_(:з」∠)_一般约稿都会事先约好‘更改次数’,所以请谨慎考虑><


以上完成后就可以去找印刷厂啦!如果想要和印厂直接沟通可以自己去找靠谱快印店(微博有很多家都不错的,当然也可以自己去淘宝找,也能问问印刷过本子的朋友),一般印厂也能直接提供代理服务,只有文本的话这样是比较方便的,如果配套还有其他周边,建议找代理比较好,代理工作室可以直接帮你解决很多问题~

匿名提问:

太太您好——!!周末老师留了一段资料让我们自由写作,大概内容就是:一人行路走得快,多人行路走得远。如果是让您来选的话,您会选择哪个呢www(ps:谈谈您关于这两种选择的看法也可以啦!不一定要做出明确选择XD

水草聚集地 回答:

不,不好意思我现在才看到……!!!【超厉害的反射弧


其实我本人是比较偏向前者的hhhh但其实道理上我比较赞同后者一些,只是因为个人的习惯和性格,我并不大喜欢和人讨论,即便是讨论,范围也很有限,可能是处于一种‘人多了虽然力量大,也会容易受到他人影响而改变自身定位’的想法,所以难免也有点执拗。

我也觉得这不是一个是非对错的问题,因为各有优点吧XD

匿名提问:

芽太好,突然来提问是因为被太太前阵子突然产出的旧剑梅吸引了!食完倍感这口月球拉郎is good,根本停不下来x然后就好好奇太太拉他们的初衷是什么?考哥组?或者是只能接受原典之类的? (顺便这个真的好冷啊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欢迎加入旧剑梅北极坑!(?

一个是原典的亚梅就很深得我心,再加上这两个人的人设也都充满了我的喜好(所有叫亚瑟的人我都喜欢.jpg

不过忽然戳中是因为旧剑的宝具里有梅林(女)不知为何一下子给我一种……!嗯!好像可以!的感觉:3

(虽然最终吃的还是BL CP(

点进这里的人愿不愿意吃一口我剑冰or绮意的安利【等一下

匿名提问:

芽太一般喜欢看怎样的散文哇……!有推荐的散文作家吗?非常感谢!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散文我平时读的比较少,所以也做不出什么推荐哇,我个人看的最多的还是诗集类:333很不好意思了!

吉普莉尔的图书馆 提问:

打扰了,这边是准高二生,太太您在高中时期有对未来或者是大学的定位/计划之类吗? 有做了什么是从高中时期坚持到大学甚至是现在的,觉得是有意义的事呢?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发现自己之前的回答没有发出去……!很抱歉才意识到OTZ

我自己因为早就定下了学美术的缘故,所以一直是走艺术生的道路,目标的确比较明确,不过不得不说后来也明白这条路行不通,我也是个畏惧阻力的人,所以没有继续走下去。如果说是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话,一定是写文了吧,这好像是我唯一一件持续了这么久的事儿~

当然好大学的门槛真的很重要,并不是说学历文凭在找工作上没什么用途,这种话还是比较扯的。好大学足够在大学开头的两年就真正导正你的三观,如果可以的话,高中努力一把,进一个好学校,加油~

吉普莉尔的图书馆 提问:

能请太太推荐几本喜欢的诗集吗?十分感谢!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我最喜欢的是里尔克(百推不厌)可以读一读他所有的诗

然后就是艾略特和W·H·奥登,也可以读一读北岛的诗:3

个人觉得里尔克是读诗必读的类型:3~

匿名提问:

太太平时喜欢看些什么类型的书哇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有很多!不过我个人看诗集看得多,其他的杂七杂八什么都看吧……!主要还是文学类

匿名提问:

快要毕业了,对未来感到迷茫……请问芽太太在找工作方面有什么心得或建议吗?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工作的话,如果快要毕业,先端正好自己的心态,想一想自己想做什么(这一点很重要)

我个人对于找工作的建议有几个必须要考虑清楚的点,一个是“这份工作自己能不能做”,一个是“公司的环境是不是舒服”,接着是“是不是能支撑自己最基本的生活水平”,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耗费在路程上的时间有多少,值不值得”


第一个问题最重要,因为工作能不能做和喜欢做是两回事。必须要说的是,有些工作你很喜欢,非常喜欢,但后面的三点一般很难跟着匹配上,一定会让你觉得不满意,这就没有意义了,如果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建议还是朝专业靠拢,如果是外语系之类比较万金油的专业,建议将工作的内容朝是不是能够学习到知识、是不是足够有趣来考虑。不要去做“无论什么专业都能做的职业”,很没有意义,是在浪费时间,耗费了时间后也会觉得更加不值得,更不要因为一时贪图享受或者是因为家里催的急,所以就随便找一份工作。

我们公司的领导曾经告诉我们,第一份职业坚持不久的人,一般都会走弯路,会浪费时间,而很多公司也会对第一份工作随便做了半年、几个月就走的新人自动降低印象分。


公司环境舒服是指物理的环境(是不是宽敞、舒适)和同事之间的感觉。这个就要靠自己来判断啦~如果面试官比较好的话面试的时候也会聊到点的。

钱的问题就不提了,谁都知道,最后那一点是我自己和朋友那里总结出来的……一般而言公司都是九点上班,早的话五点半,晚的有六点半下班的,有时候还会有加班,如果路上太远,花费1-2小时真的非常非常不值得,每天属于自己的时间都会被完全压缩完,给自己也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这一点一定要好好考虑!

大概就是这样~

匿名提问:

想问问芽太,最喜欢的 经常用的一瓶指甲油是什么!

水草聚集地 回答:

butter london的knees up吧~非常喜欢那种金属红XD不过现在夏天了就不怎么用了

阿眠 提问:

每每讀完芽太太的英米文除了讚嘆其巧思之餘,對英國各地風土都心生嚮往。 會想去英國旅遊嗎?或是推薦講述英國的書籍(米相關的倒是都在太空呢XD)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有很多机会可以去英国,但自己给自己下的目标是:第一要用自己完全挣来的工资、而不是依靠父母去,第二是,我要和自己最爱的人去那里XD所以这个计划也是一直摆在那里,可能以后和未来的丈夫会去那里度蜜月吧【等下

可能是因为阿尔给我一种一直跑在前方的感觉吧,总觉得他适合去外头闯荡,如果说亚瑟的天地是整个地球的大海,那么阿尔就是宇宙星辰【?

匿名提问:

吃東西的确是會騰不出手來打字,請問最常搭配寫文的飲料是哪些? 會隨季節更換嗎?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喜欢喝茶,比如茉莉花茶,红茶什么的,不过最常喝的可能是椰奶XDD

阿眠 提问:

其實是想問有沒有習慣搭配食物或飲料【嘴饞 一首合適的歌能有加速寫文的buff 什麼時候會有掉到新坑的感覺呢?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喜欢喝饮料!吃东西要用手拿很麻烦,会干扰思路XDD


掉新坑的话,就是自己产出的那瞬间吧!产粮就会忍不住多关注了

匿名提问:

芽太太習慣於晚上還是凌晨寫文呢? 會有寫文一定必配的東西嗎? 有過卡文的經驗嗎?(想想我自己就能數到幾篇了)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我喜欢晚上写,大概是八点半-十一点半的效率最好,写文喜欢听歌,不听也要插着耳机隔绝外界【?

卡文也不少,不过卡文的我都不会继续写……写出来的都是不卡的XDD

阿眠 提问:

綜觀芽太太英米文,真的是很少描繪到獨戰,有提到大多一筆帶過。 就像獨戰于他們只是歷史中一隅,更多是描繪未來英米的芽太太自然也沒多敘述。 可是回首這段過往,還是滲出血/腥/味的。 吻跟幼時教導的字詞也是圍繞在芽太太常常描寫的標題內,他們將橫跨歷史,邁向未來吧。 --並沒有提問,只是在講心得的內容--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是这样没有错,我觉得独战是一个过去,但并不是抓住不放的东西……毕竟历史只会不断朝前走,这会成为一个垫脚石,一块砖,一条漫长楼梯的第一阶。不过这真是非常浪漫的东西XDD

阿眠 提问:

常常有看到艾略特的詩句在文中點題,勞倫斯跟奧威爾的氣息也都有感受到XD 看了芽太太的英sir自然會更加動心的!怎麼可以這麼帥! 以上三位有推薦靠譜的翻譯本嗎?謝謝。(里爾克詩集倒是已經看到不錯的了)

水草聚集地 回答:

译本我是基本都买了(市面上出的)我之后可以总结一下个人觉得哪些翻译得比较好的篇章XD

艾略特的诗还是争议较大的,不过想想也正是因为这份争议才格外有魅力:3

阿眠 提问:

有沒有特別喜歡或是影響最深的幾本書or同人?

水草聚集地 回答:

特别喜欢的同人必须是我女神robin的united,可以说她的作品成了我想要继续同人创作的契机,我直到看到她的文章才意识到原来同人也可以这么写,是我印象最深的作品了!其他的话,我要告白一下跛子,APH文那么多,我第一个萌生想GD念头的文手太太就是她!【指(哪怕她当时和我对家,但我还是泡到手了


书的话,我想里尔克、艾略特在文字上给我的影响比较大,而奥威尔和劳伦斯的思想可能已经深入骨髓了吧,主号lof的简介就是里尔克的诗XD。发现除了里尔克都是英国人,这大概也能证明为什么我会越来越爱英先生吧【等下

匿名提问:

目前為止的英米同人,最滿意哪篇&最想修改哪篇呢?

水草聚集地 回答:

最满意的应该是无名者、days go by和inner universe,最想修改的是太阳之死,虽然太阳之死也很喜欢,但是可能是因为写的时间相对比较早吧,比较想改hhh

days go by是我第一次直接描述独战,这段对他们而言都比较特殊的历史,所以我也拿来做本子的标题了。可能英米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历史和未来的融合,所以喜欢的篇目里好像都有星际的成分hhhhh

匿名提问:

想问问芽太太同人本的封面都是怎么设计的呢?非常喜欢你做的封面!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因为自己的本职工作的原因,经常会在各个外网(可商用授权)之类的网站逛素材,看到适合的就会留下来,也会存一点自己觉得不错的封面灵感:3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定好标题和内容,才能设计出符合的封面<所以很喜欢自己亲手来做,很有成就感!

匿名提问:

八音老师的脑洞都是从哪里来的呢......每次都会被老师的脑洞折服......

水草聚集地 回答:

hhhh不用喊老师啦!

脑洞的话,其实我觉得我也没有刻意去思考,大概就是想到一个概念或者场景就习惯将它表达出来【?

而且我老做很多稀奇古怪的梦我觉得我的梦可能是我最大的脑洞来源吧:3

匿名提问:

八音太太可以咨询感情问题吗……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才发现自己原来喜欢认识八年的闺蜜,但闺蜜明显是直女而且最近还有了一个有好感的男生...从前我们经常讨论各自喜欢的男生帮忙助攻什么的,现在根本没办法正常和她说话了……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水草聚集地 回答:

就我到现在为止遇到的事情来看,如果对方是直女,就只能将暗恋进行到底啦……

虽然很悲剧也很痛苦,但现实就是如此,因为我一般会问个问题啦!

你对她的感情,一定要说出口吗,哪怕你们会一刀两断?

如果你承担得起这样的后果,那我鼓励你说出口,一定要确定自己能不能接受……

如果没有这样的心理素质,之后也只会痛得更难捱,安慰自己爱有很多形式,看着她幸福也是好的,不是吗:3

时间会冲刷一切的【先给你个hug

显示更多内容